9月14日,云南瑞丽进入战时状态。

凭据当地要求,瑞丽市区全员举行新冠肺炎疫情核酸检测,所有住民自14日晚间开始举行居家隔离,无特殊原因不得收支市区。

黄齐(假名)是瑞丽市糖厂生活区一间青年旅舍的老板。15日,政府派出的事情人员便来到生活区内举行核酸检测,以每栋为单元,每次检测三四十人,用时不外三四十分钟。

同在瑞丽的高中老师陈清(假名),也收到学校停课的通知。

当地有超市货架暂时被买空,也有个体商家因哄抬物价,被市场监视治理局处罚。但当地多位住民提及,前期的惊慌事后,药店和超市物资很快补给,价钱也并未上涨太多,家庭日常生活未受影响。

瑞丽地处中缅疆域,此次疫情也因两名缅甸偷渡者而起。疆域线四周住民提到,事发后当地已经增加大量暂时哨所,多为民防队员组成,距离最近的哨所约有200米的距离。

谈及疫情带来的变化,陈清说,一切都还算正常。晚饭事后,陈清准备先去跑步机上运动一下,再看一会儿书,明天要开始给学生们上网课,生活还在继续。

9月15日,糖厂生活区的住民接受核酸检查。受访者供图

三天之内全员核酸检测

16日上午,陈清接到社区事情人员的电话,通知下楼做核酸检测。

检测点就在小区内部,社区住民已经排起长队,相互距离半米左右的距离。挂号之后,陈清随着队伍等候检测,“大家心情都很淡定”。小区门口,也有值班人员现场看守,检察来往住民的收支证件。

陈清记得,早在14日晚间,整个都会就已开始做核酸检测。“有的是入户,有的是在小区排队,半夜两三点都有人在做检测,因为政府要求3天之内全民都做完检测。”

陈清在瑞丽当地的一所高中当老师,因为年头的疫情,2月至5月中旬这段时间,学生们一直在家上网课。复课4个月后,这所学校的线下教学再一次停摆。

14日晚,陈清收到停课通知,但认为,这是学校在应对疫情的实时反映,“家长也很支持,学生们也没什么欠好的情绪。”

陈清也接到排查缅甸籍住民的电话。陈清的怙恃在当地开了一家店,雇佣有缅甸工人,需要上报这些工人的信息,并要求他们凭据要求去做核酸检测。

疫情突来,怙恃的店已经暂时关门。没有往日的门庭若市,街道上一片寂静,陈清在家里时不时会听到有警员和城管人员在街上用喇叭喊:不要在路上,快回家。

瑞丽封城后的街道。受访者供图

部门商铺暂时关门

黄齐在瑞丽市糖厂生活区开一间青年旅舍,年头疫情发生后,黄齐将旅馆关闭,直至今年六月才重新开业,旅馆接待的游客虽然不及去年旺季,但能感受到都会旅游热度在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