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历险记

我骑上了食堂借来的一部三轮车徐师傅何师傅、熊师傅等三人坐在后面我骑上三轮车一踩上去摇摇摆摆地。徐文亮师傅说:“小刘你到底会不会骑呀怎么像喝醉酒的摇摇摆摆的。”我说:“放心我会骑。”骑三轮车从工厂出来一开始摇摇摆摆厥后徐徐平稳起来我边骑边东张西望很自得的样子。三轮车来到一个下坡处我就出洋相了。按原理三轮车走下坡时双手要用刹车逐步地滑行。我没有接纳这样的措施手掌三轮车把手向下坡冲去三轮车越跑越快冲下坡后直接冲到了大马路上。这个时候大马路上汽车络绎不绝有公共汽车也有种种各样的巨细卡车。我的三轮车上了大马路盖住了来往汽车汽车要躲避我骑的三轮车有的汽车司机气愤地喇叭。我听得头发晕心发慌手发抖。几个师傅说:“小刘你骑上了马路的汽车道快上慢车道呀。”眼看一辆大卡车朝着我骑的三轮车冲过来我知道这车子刹不住了双手抓住车把手猛地往右拐三轮车借助下坡的惯性冲向慢车道旁边的堤防土坡撞了上去。我只听见头顶一阵风刮过熊师傅从我头顶飞了已往摔在土坡上。他爬起来满脸都是土壤秃顶上已经在流血。

徐文亮问:“小刘你会骑三轮车吗?”我说:“没有问题。”我说的没有问题是我会骑自行车固然也会骑三轮车究竟自行车是两个轮子而三轮车是三个轮子。两个轮子掌握欠好平衡就会翻车而三轮车呢是不会翻车的。这个看法差点让我与我在锅炉房的几个师傅车毁人亡。

1974年我在武汉台板家具厂锅炉班当工人一天班长徐文亮建议:“我们的锅炉要革新我们去观光武汉汽车配件厂的锅炉革新技术。“武汉台板家具厂地址在海口的浅易宿舍路一带而武汉汽车配件厂在太平洋路一带或许有三站路的距离。那些年没有出租车更没有私家车我们家具厂虽然是一个八百多工人的大型家具厂可是工厂不是县团级没有配备小车。只有几辆大卡车。于是我们去观光考察要么乘公共汽车出门到车站要走很远到目的地下车后还要走很远一段距离。如果希望利便要么骑自行车要么骑三轮车。

徐文亮师傅说:“我们改天再去武汉汽车配件厂观光今天先回我们家具厂休息熊师傅。”几个师傅不愿再坐车搭上公共汽车宁肯多走路回工厂去了。我发现三轮车虽然撞扁了轮子但还能够骑我骑着三轮车吱吱嘎嘎地回了家具厂。我去医务室探望正在包扎头部的熊师傅。他说:“小刘老子从小到大第一次翻了一个空心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