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属于原作者。

黑龙江学会了如何向原著致敬。

涟源安平镇,当年三线建设热火朝天

20名学生申请贷款后才回到安平镇

回湖南的费用不是一笔小数目。在最困难的时候,人们只有买馒头的钱才能维持生计。面对问题,我们只能将其拆分开来,疏散作业,联系东北的亲朋好友寻求资金帮助和支持。手里还剩一点钱,我买了一张慢车票,去天津向弟弟借了一笔钱,然后才回到安平镇。

2014年10月19日,50年后,支持建设小学三线(1964年招工入厂)的学生齐聚一堂。娄底新厂区破产后,他们分享了彼此的友谊。虽然我进厂晚了一年,但我有幸入党。之后,我们还重访了安平镇的国营湘中机械厂旧址,安平镇比以前热闹了很多,但我们过去沿街盖的家居又新又时尚,但我们原来山上的家居却变成了当地农民农场的破旧工厂。当年炙手可热的景象,正是我们青春的写照。

1980年,作者一家三口在国营湘中机械厂拍摄了一张照片。

[泉源:潇湘晨报]

要看大病,只能坐改装的大篷车去涟源

国营湘中机械厂宿舍排成一排,建得像火车车厢。但要想去农民的菜地方便,过道里没有厕所才能有厕所。1974年,当我在我的第一个房间时,我已经结婚了。我没有家庭娱乐室。我很幸运,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双工宿舍不到30平方米,所有的房子都建在山上。这里不仅没有厕所,也没有自来水。这两座建筑在平利共用自来水。傍晚,从学校门前看家属区,就像看山城重庆一样。

我们花了近7个小时才到达涟源安平镇。国营湘中机械厂曾经是一个废弃的安平铁厂所在地。工厂周围的山不算太高,但树木绿树成荫、云雾缭绕;山脚下有弯道伸展很深的天然洞穴,而室外烈日灼热,洞穴冰冷;沟壑下的溪流不算太宽,但清澈如水晶,不时还能瞥见小鱼在溪流中游来游去。

共用过道的家庭宿舍楼。

由于工厂建在深山沟壑中,物资运输极为不便。1991年底,国营湘中机械厂全员迁往娄底和祥丰机械厂,组建华大机械厂。我们还脱离了安平镇,它已经投入商业和生活了26年。

由于工厂建在山区和沟壑中,物料的运输对物料的运输极为不利。原来的厂房无偿移交给了当地政府。孩子们的学校搬进了原本位于山区的涟源第六中学的师生。之后,工厂进行了重组。我们这批分配到国营湘中机械厂的省技校毕业生也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