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越来越绿了。这份绿意不仅是目之所及的茂密苍翠,还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事情的各种场所——“绿色修建”中。

“十三五”以来,杭州已新建绿色修建项目数2740个,总修建面积到达了2.1亿平方米,其中高星级绿色修建项目858个,修建面积6368万平方米,占比33%。随着2018年市、区两级公布绿色修建专项计划,高星级、高质量的绿色修建比例逐年提升,2019年,高星级绿色修建项目占比已到达68%。

以绿色与高效能为特色,最大水平减小能源消耗。绿色修建改变了生态情况,更带来了生活方式的改变。我们逐日栖身的各种场所,是如何润物无声的影响着自然,改变着人与人的关系?在这个依然炎热的初秋,我们走进一栋栋绿色修建中,感受“绿色魔力”带来的诗意栖居。

技术加持

“绿色魔力”带来诗意栖居 绿色修建项目改变杭州

人与自然融为一体

与喧闹的天目山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的东部一隅。从大门沿着小树林蜿蜒而过,东一教学楼颇具艺术范儿,灰色与砖红色外墙的古朴与地面笼罩的绿色植被相映成趣,诉说着旧时与今日的故事,也带来了“忽逢桃花林”之感。

这座上世纪80年月建成的教学楼,如今是浙江大学修建设计研究院的办公园地。由于老教学楼缺乏系统的保温节能措施,平面结构和结构受力也不适应现代庖公的使用需求,当年旧楼革新时,设计师们潜伏了不少巧思。这也是杭州少有的通过既有修建革新完成的到达绿色修建二星级设计和运营双认证的案例。

走近它,“绿”意袭来。肉眼可见的是大片垂直绿化,6层楼高的墙面藤蔓遍布,凌霄花开的季节如同一幅天然油画。二层屋顶小花园绿植葱郁,这里室外的绿地面积占到了43.5%。更直观的是体感温度,室外高温逼人,而修建内却恒定在26摄氏度,这可并不全是空调的劳绩。

“这份清凉里有40%的孝敬源自修建设计时的绿色理念。” 院长杨毅向我们解说其中秘密。整栋修建的窗户均是双层中空玻璃,部门朝南外墙接纳呼吸式幕墙设计,它可将积累在玻璃间的热量通过气流带走。两层窗之间还设有可调治的外遮阳百叶装置,夏季可将太阳辐射热量阻挡于室外,并可凭据太阳光线强弱调整角度,隔热不挡光。绕着修建转一圈,没有见到想象中和修建体量相配的“吐”热气的空调外机,替代它们的是地下错综庞大的管网。这套名为地源热泵水冷VRF的系统,使用土壤庞大的蓄热蓄冷能力,夏天将衡宇内的热量导入大地,为修建制冷,冬季将热量从地下取出,用来取暖,大大淘汰了碳排放和可能发生的都会热岛效应。

杨毅更自满于这里对自然光的科学使用。入座位于一楼的集会室,大面积落地窗和透景设计让这里成为全院师生最偏爱的开会场所。侧一侧头,窗外树木花卉映入眼帘,水池里粼粼波光浸润心田,人在修建中却好像已置身于自然。而修建周围“生长”出的神秘蘑菇型球体——导光管,则让地下室不用电就能被阳光照亮。“蘑菇头”式的采光罩充实聚集阳光,再通过内壁的特殊材质向下传输,最后漫反射照亮整个房间,传导率高达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