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一篇写于1921年1月的纪实性小说。故事取材源于1919年底,鲁迅从北京返回家乡老家绍兴,接母亲所见所闻所感而写。

小时候读《家乡》,只记得鲁迅和闰土,是青梅竹马的好朋侪。他们一起到地里看西瓜地,将一柄钢叉,玩得入迷入化。

那时候,孩子的生活是童真的,无忧无虑的。正如小说中的那一轮皎洁的月亮一样,纯洁优美。

那时,在鲁迅看来,闰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至少比自己这个天天被关在屋里,看天井的“少爷”要厉害许多。

如:闰土可以在雪地里捕到鸟儿,可以在月色下刺猹,而对比自己,则显得呆子许多。

少年的闰土,是生动的,可爱的,有趣的,智慧机智的。

也正因为如此,鲁迅喜欢和闰土玩耍,即便两人存在“阶级”之分。

闰土对鲁迅的情感,也不言而喻,真挚无暇。以致于少年划分之时,两人哭得梨花带雨,依依不舍。

二三十年后,为了搬迁,为了接母亲等人到北京定居,鲁迅重回故地,看到了一样的人,却是纷歧样的景。

为此,他十分感伤地写下了《家乡》这篇小说。

从全文来看,小说其实写的就是一件事,两小我私家。

一件事,即家乡的变化;

两小我私家,即闰土和杨二嫂。

抛开杨二嫂不说,闰土即是全文的中心。

小说中,作者冒着砭骨的寒风,在深冬时节重回家乡。

从情感体验上说,不仅感受到了情况的萧条、严寒,更感受到了客观情况之外的另一种阴晦、死气沉沉。

为何?因为作者看到的不仅是家乡的破败不堪,更看到了人性身上的悲苦。

三十年后的闰土,从最初的走路带风、酷到爆炸的个性“小伙”,到中年后面色昏暗、言行缓慢麻木的庄稼农民。这当中的庞大反差,给人的视角和心理打击不言而喻。

这正如文中所言:

少年时:“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

中年时:"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满身瑟索着,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画风转变之庞大,让人不禁心中一惊,并倍感沧桑和无奈。

固然,外形上的转变,尚且是可以明白的,究竟岁月易逝,人的外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徐徐变老变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