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力张

最新消息,上海3000万仿乐高案被判刑,主犯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9000万。其余8名被告被判处4年零6个月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相应处以罚款。

2015年至2019年,李某某等人擅自复制乐高玩具,并以乐高品牌销售。2019年4月,上海民警在其租用的工厂内检查作案工具,抄袭玩具。

7月份,上海警方宣布,他们破获了该国第一起侵犯变形金刚玩具品牌的案件。在相关报道的标题中,醒目地写着涉案金额上亿元。

看来,Big 上海符合国际标准,走在了攻击知识产权犯罪的前列。

一家是丹麦品牌乐高,另一家是美国的IP变形金刚,涉案金额过亿后才全部“收网”,不得不让人想到又肥又杀。

国人何苦为难国人

也许有人想称其为“盗版”盗窃,但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是盗窃,谁会在案发几年后才能抓到赃物呢?

然而,当案件价值超过1亿元时,在正常的盗窃案件中,1000元至3000元甚至更多的金额是比较大的,需要起诉。

上海的盗窃立案标准为2000元。也就是说,盗窃2000多元就足以立案侦查。

所以,我认为一个不太清楚的小问题是,如果盗版等同于盗窃,为什么不立案,一旦发现他们在生产和销售盗版乐高和盗版变形金刚,就立即停止生产呢?

当然,执法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我的意思是,从逻辑上讲,很明显,如果盗版等同于偷窃,那么偷窃行为应该越早停止,受害者的损失就会越小。

而且,从警方办案取证难度来看,伤害发生在前期,在犯罪尚未完全发生的情况下,将犯罪消灭在萌芽状态的难度较小,更符合长治久安的逻辑。

但对于这两种情况,情况并非如此。他们在作案之初并没有止步于产销之初,而是任由当时的这些“犯罪嫌疑人”肆意“窃取”他人的成果,直到产销规模达到上亿元。

而且根据公开报道,高仿变形金刚和高仿乐高都是正式注册的公司和品牌,没有关于其逃税的报告,这在犯罪组织中并不常见。

也就是说,这两家公司很可能有正常的纳税行为。当然,我不能证明这一点。这纯属猜测。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暂且不谈知识产权问题,两家公司从生产到销售各方面都运行正常。

从销售业绩也可以看出,经过了市场的磨练和消费者的认可,否则不可能达到这样的规模。

所以这仍然是一个适当性的问题。如果他们认为他们的盗版是盗窃,为什么不早点逮捕他们呢?

早点逮捕,早点停止继续“偷窃”,早点“追回”丢失的真品,让犯罪嫌疑人迷失方向,省下几年刑期。

不幸的是,在取得巨大的市场成功后,他被判重罚,并处以重罚,可能是因为他不想让这些人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