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制片人:莫国珍

白荣泽在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中对我越来越友好,笑容也逐渐增多。我已经帮他的孩子申请了雨露计划和工业奖还款,帮他乐城申请了乙级最低生活保障。2018年下半年,他通过危房改造政策住进了新房。他搬新家的那天,请我吃“酒入火海”,但那是过了几天我因为有事去不了他家。喔!好家伙,他的新房子也是腻子,让新门窗更华丽。当时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善,一条大马路到了他家门口,他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白荣泽家,那是2018年5月,刚到六合村。我第一次去他家,那种情况让我觉得与其说是震惊,不如说是不舒服。白荣泽住在当时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房子建在山脚下,雨季墙壁开裂从地面渗出,也让人担心。整座房子似乎随时都会在暴风雨中倒塌。白荣泽本人因患有肝硬化而失去劳动力,不得不依靠有听力障碍并表示不满的妻子打零工补贴家庭生活费和三个孩子的学费及杂费。

我是人民教师,现在还是常驻干部。我的学生以前都叫我“冯老师”。现在柳河村勤劳善良的人们都叫我“冯老师”。他们有一些长辈,也有一些孩子,但我把他们当兄弟姐妹已经两年多了。

每次白荣泽从医院回来,我都想见他。他的身体状况一直是我心中悬着的一块巨石,现在已经被摧毁了。现在,白荣泽每次在家里做好吃的,都叫我去尝尝。这一切让我感动。我不仅被他的热情和善良所感动,也被他对生活的希望所感动。刚认识他的时候,我无法想象他会变得这么乐观。

虽然现在的事情目的很明确,但是我总有一天会完成扶贫的。回到学校,我会和学生聊我的扶贫简历,告诉他们农村是什么样的。这份扶贫简历将成为我教学生涯中的养分,激励我前进。

在帮助白荣泽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扶贫真的可以改变一个家庭,这是我的事情最大的意义和动力。这两年柳河村越来越漂亮,村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一个个,现在走在村里,大家都笑着叫我“冯老师”。

白荣泽对我们的扶贫政策不太了解,刚入户时也不支持扶贫。我想我必须让他知道我们是认真扶贫的!在我的建议和支持下,白荣泽乐城设法报销了重疾,终于向我敞开了心扉。我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让他遇到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