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是如此害怕死亡,我的牙齿几乎笑得直飞。

苏东坡政治的第一个灾难是所谓的五台诗案。当时,苏轼从徐州转移到浙江湖州。根据宋朝的政治规则,苏轼给皇帝写了一封感谢信,文本中确实存在着悄悄的不满。当时,杭州科学家、政界反派沈括将苏轼私下给他看的一些诗歌送给攻击苏轼的团伙作为证据。于是,这些人对天子进行了监视,天子宋神宗要求台湾帝国派人逮捕苏轼。

苏轼的好友王夔提前得知内幕后,立即派人通知了苏轼的弟弟苏哲。苏哲立即马不停蹄地派人到湖州报道这一消息。

苏轼在朝廷正式出差到来之前就得到了灾难即将来临的消息。法院来接人时,苏轼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这是劝说他的最后一句话,没有必要躲藏,尽快现身。苏轼又问了一遍,既然我是一个有罪的人,我不应该穿着正式的衣服快速见面和接球,对吗?普通判决书还说,如果他不知道指控,他应该穿着法庭衣服开会。

抓捕头目黄福尊和苏轼一起坐在大厅里,但迟迟没有说话。苏轼吓得汗流浃背,以为他今天一定是来送死的。于是他站起来,请求黄富尊允许这个罪人和他的家人告别。

黄富尊向台湾发出最后通牒,称不仅如此,带走只是协助观察,不是逮捕。

苏轼上路的那天,湖州的人们互相送行,泪流满面。苏轼的家人泪流满面,第二任妻子回家后将苏轼的诗歌付之一炬。

在穿越太湖的途中,舵坏了。当晚月色闷热,苏轼越想越害怕,想到这么着急被拖走,预料牵涉的人很多,不如在月光下沉到湖里自杀。想啊想啊,然后就可以睡着了,没有沉下去。

二十天后,他抵达开封,并被拘留在皇家历史站。因汉代御台内种有柏树,引来众多乌鸦栖息,故御台被称为五台。

余士泰狱卒对苏轼非常礼貌,每天为苏轼烧水洗脚。苏轼每天都在忙着想这件事,以至于他生来就没有希望。于是,他偷偷地收走了他拿走的清锦丹,准备自杀。他又写了两封遗书,要求狱卒在自己死后交给苏哲。狱卒笑着说,没必要当单身汉,单身汉对自己的生活没有顾虑。苏轼坚持狱卒藏起来,随时盼死。

苏轼的儿子苏迈经常来监狱给苏轼送饭。苏轼和他的儿子同意只要食物和肉都送来,一旦情况恶化,再送鱼,因为父亲看到了鱼,他知道该死的时候了。一天,苏麦临时出差,委托一位亲戚给苏轼送餐。这位亲戚可能会做鱼,但他给苏轼送来了一碗新鲜的鱼。